民国“文青”家居观:要想身心安适 先来布置屋子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2-14 13:00

原标题:要想身心安适 先来布置屋子

  若想每一天尽可能多一点愉悦,最应该做好哪一件事?百多年前报纸上的一篇文章回答说:最重要的,是布置一个温馨的家,不必塞满贵重的家具,也不必有各种奢靡的装饰,但一定要简雅舒适,为身心疲惫的自己提供一个温暖舒适的港湾。作者想必是当时的“文艺青年”,行文半文半白,他说的有没有道理呢?你自己看一看吧。

  吾之家庭布置观

  吾之所谓家庭布置观者,不在乎装饰之华丽,而贵乎布置之得宜也。吾人既有家,则所希望于家者,不必徒为饮食与睡眠而已。必有愉快之家庭,始有美满之精神。非然者,终日劳动于外,一旦归家,耳所接,目所触,均无愉快之感想,则其人之痛苦而何如。故家庭之布置,最为重要。

  寝室:寝室中各物,最宜简单,除一榻一桌,坐具数事外,最好勿置他件。榻勿置室隅,必居室中之央,始可时时洗扫,四壁宜张风景图画,朝暮见之,云树迷离,可增快感。国人喜于室中置马桶便具之类,孰知此实与卫生有碍,夜间与臭气接触,甚易致疾,倘能养成习惯,终夜不须大小便乃佳。吾友胡君尝言,一日二十四小时,八时治事,八时休息,八时睡眠。睡眠占一日三分之一之时间,一日如是,一月如是,一年亦复如是,一生又何尝不如是。故人与床铺之关系最深,寝室布置,能勿留意焉。

  客室:客室可表示一家之状况也,若其人有勤洁之习,可于客室见之。吾之布置客室意见,以为当尽能力之所及,购置装饰物件,忌奢靡之习,有雅朴之风。窗帘最不可少,夏用纱而冬用呢,颜色取其静美。沙发摇椅,分列两旁,案上瓶花,不可间断,壁间挂以风景画,镜架宜白,黄色最劣,中国古画亦不可少,如能备一留声机,则闲时既可自娱,又足为友朋来时之陶情。其他如钢琴等,能备则备,否则亦非必需也。

  庭园:庭园不在大而在幽雅,四季必有花木,绿草一方,尤现美观。为主妇者,在家无事,可栽花以资消遣,吾尝过某君之居,见其家之爬山虎草甚妙,窗棂弥绿,映以雪白之窗纱,独多佳趣。而庭中修理整洁,好花照眼。午后闲坐花阴,手执一卷,徐徐诵之,亦乐事也。

  (摘自1924年11月13日《广州民国日报》,文字整理/王月华)

(责编:刘然、夏晓伦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